新华网 正文
2020世界面孔之二:里克·布莱特:疫情“吹哨人”的至暗时刻
2020-12-17 12:24:2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 2020世界面孔之二:里克·布莱特:疫情“吹哨人”的至暗时刻

  新华社记者闫洁

  “我无法无所事事地坐着,看着人们死于白宫混乱、政治化的(新冠疫情)应对措施,所以我走人了。”这是美国疫苗专家、疫情“吹哨人”里克·布莱特辞职两天后在《华盛顿邮报》署名文章里写的话。

  2020年注定是布莱特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因指责美国政府高层蓄意淡化疫情威胁、不愿推广白宫推崇的新冠治疗药物,他4月遭报复性解职,贬黜至另一机构半年后因难以忍受被边缘化,最终愤懑辞职。

  噤声、雪藏、排挤、打压……布莱特的落寞转身,映照出美国政府抗疫中政治凌驾于科学、政绩凌驾于生命的荒谬现实,更让美式民主标榜的科学与法治“滤镜”碎落一地。

  打压真话

  布莱特是免疫学和病毒学博士,2016年出任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局长,今年4月被白宫解职并调往国家卫生研究院。布莱特说,他被罢免是因为说话办事不合某些政客心意、没有按“上面”要求扩大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的使用范围,因而遭到“打击报复”。

  他5月前往国会作证,批评政府应对疫情缺乏“标准化、集中、协调的计划”,忽视防止新冠病毒在美扩散的“早期预警信号”;直言自己曾经向卫生部领导层反映美国关键抗疫物资及个人防护设备严重短缺,却遭到无视。布莱特当时力主就新冠病毒检测建立联邦机制,疾呼对抗疫情应当依靠科学指导而非“政治或任用亲信”,警告“如果没有更好的(抗疫)计划,2020年(美国)可能经历现代史上最黑暗的冬天。”

  美国如今是全球疫情最严重国家。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12月16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6日16时26分(北京时间17日5时26分),美国累计确诊病例16908307例,累计死亡病例306363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警告,到明年2月,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可能达到45万例。

  在国家卫生研究院任职的半年里,布莱特被束缚手脚,常常无事可做。他的律师德布拉·卡茨和莉萨·班克斯说,布莱特受到排挤和打压、所提建议遭到拒绝完全是政治操作,只因他遭某些政客视为“政治毒药”。

  卡茨和班克斯坦言:“他无法接受继续为一个政治凌驾于科学、无益于美国民众的政府工作。”

  掩盖真相

  为掩盖应对疫情的失误,一些美国政客不但封杀布莱特这样说话“不中听”的科学家和专业人士,还在疾控中心等专业机构内“安插”亲信,施加政治影响甚至误导民众。

  美联社10月中旬以6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政府和疾控中心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缘于白宫打压疾控中心的新闻先前曝光,白宫今年6月在疾控中心“空降”两名官员,专门负责及时向白宫汇报情况并掌控这一机构的疫情信息发布,以期尽力展现“美国疫情向好”的积极态势。

  这两人分别是曾经为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竞选团队效力的尼娜·威特科夫斯基和她的副手特里·莫勒。报道说,两人没有医疗卫生领域学术背景,任务是“盯紧”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和疾控中心科学家,以防他们“乱说话”。

  “我不相信这些被安排进疾控中心的政客,”布莱特直言,“这太吓人了,会导致向公众传递混乱信号。我认为,正是这一点加剧了整个(美国)疫情的(控制)难度和持续时间。”

  布莱特在《华盛顿邮报》的署名文章中写道,美国有效应对疫情所需工具中,最缺乏真相。“政府对真相的敌对态度以及把疫情应对政治化的做法危害公共卫生与安全,无疑导致成千上万人本可避免的死亡……”

  新闻链接:

  2020世界面孔之一:安东尼·福奇:美国政治泥沼中的“抗疫队长”

  2020世界面孔之三:布雷特·克罗泽:赌上职业生涯“揭丑”的舰长

  2020世界面孔之四:乔治·弗洛伊德:你的美国可以呼吸吗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加载更多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东枣庄:红火的温室大棚
山东枣庄:红火的温室大棚
安徽黄山:雪润宏村
安徽黄山:雪润宏村
国际·一周看天下
国际·一周看天下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87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