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王新彪:“我是党员,我不去谁去?”
2020-03-06 11:38:2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社武汉3月6日电  题:王新彪:“我是党员,我不去谁去?”

  新华社记者谭元斌

  从天津防疫一线紧急转战湖北恩施防疫一线,51岁的病毒消杀专家王新彪,已在防疫一线战斗了40多天。

  作为天津支援湖北恩施利川市医疗队的一员,他发挥自己的专长,深入利川市的卫生院、隔离点、留观点、定点医院等,指导病毒消杀和疫情防控,为当地打赢抗疫战贡献力量。

  王新彪是天津市宁河区疾控中心消毒病媒科科长。2月11日中午,他接到通知,下午4点就赶到天津市疾控中心报到,2月12日集中奔赴位于鄂西山区的恩施州,支援当地抗疫工作。

  由于此前一直住在单位,接到通知后,他打电话让妻子送衣服给他,并当面告诉她,要到湖北支援。看着妻子一脸惊讶,他解释说:“我擅长院感监测处置、病媒消杀,我是党员,我不去谁去?”

  王新彪的母亲患脑血栓卧床15年了,春节前又感冒过,身体非常虚弱。“请姐姐照顾好妈妈,我出差了不要告诉她,别让她担心。”他叮嘱妻子。

  12日到达恩施,13日到达利川。王新彪迅速投入紧张的防疫工作。

  消杀是疫情防控的关键环节。他解释说,消杀分为预防性消杀和终末消杀。所谓预防性消杀,就是未被确诊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接触过的场所、环境,要进行物体表面消毒、空气消毒。所谓终末消杀,就是确诊患者或者疑似患者隔离前工作、生活的场所、环境,要进行物体表面消毒、空气消毒。

  “特别是终末消杀,非常复杂,门内门外,门把手,使用过的东西等,都要严格消毒。有些东西现场不好处理的,还要带回疾控中心处理。”他说。

  包括王新彪在内的天津医疗队2人、利川市疾控中心2人,共同组成了消杀组,指导全市病毒消杀工作。除了指导消杀,他们还对三区两通道的划分,单独消毒配药室的建立,各种消毒剂的配比使用,消毒物资的储备,污水的消毒,化粪池的消毒,医务人员的防护等进行督导。

  每去一个点,完成各项指导督导,要一个多小时。近的地方,一天看五六个点;远的地方,一天看两三个点,马不停蹄。利川市山大人稀,去最远的乡镇单程要两个半小时,支援利川以来,王新彪跑遍了利川市的每一个乡镇。

  2月15日,王新彪奔赴恩施后的第三天,母亲发烧了,输液后未见好转。当晚,他给姐姐打电话了解母亲的身体状况,姐姐怕他担心,说“还好”。2月16日晚,王新彪再三追问,姐姐才道出实情,他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高龄患者,生病多年体质差,如果肺部感染了就很麻烦。”与王新彪一道来利川支援的内科专家杨涛知道情况后,立马远程诊断,开出处方。

  由于人手少,任务重,到利川这么久了,王新彪未能休息过一天。对于51岁的王新彪来说,长期高负荷运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他说:“累一点不要紧,看到疫情一天天好转,心里特别高兴!”尤其是母亲的病情稳定了,精神头好了,让他放心了不少。

  “他每天与消杀组一道,深入医院、隔离点等重点区域,指导科学消杀,传授经验,工作中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提高了我们的专业化水平。”利川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志祥这样评价王新彪。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文涵
王新彪:“我是党员,我不去谁去?”-新华网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7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