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2020-01-15 10:20:54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石家庄1月15日电  题:“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新华社记者闫起磊

  春节临近,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生产年货——大红灯笼。

#(图文互动)(1)“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白军平在家中赶制灯笼(1月10日摄)。  新华社发(梁子栋 摄)

  屯头村制作灯笼已有500多年历史,相传,因其外形美观、工艺精良,曾进贡宫廷而得名“宫灯”。据藁城宫灯行业协会统计,2019年屯头及其周边村庄年产各式灯笼已近1亿对,年产值约15亿元。产品不仅畅销国内,还远销日本、韩国、俄罗斯等10多个国家。

  屯头村66岁的白军平尤其忙,数九寒天,在自家院里忙得头上直冒汗珠子。别人忙,是因为订单太多。白军平忙,则是因为要做的灯笼太大。记者看到,他正在制作的一个灯笼,已经占去了三分之一的庭院。“这还不算大,直径才4米,马上还要做4个更大的,直径6米,是新疆客户订的,还有几个客户要直径9米的,都是急活!”白军平的话里话外透着“灯笼大王”的底气。

#(图文互动)(2)“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白军平在挑选制作灯笼的竹竿(1月10日摄)。 新华社发(梁子栋 摄)

  要说做灯笼,屯头村个个不差,但要说做大型灯笼,尤其是超大灯笼,白军平却是独一户。村里人说,灯笼越大越容易变形,工艺上要求越高,没真本事不成,再就是,做大灯笼,屋里施展不开,寒冬腊月都得在室外,吃不了苦也不成。

  其实,在屯头村,即便是做最普通的灯笼,市场也是供不应求,可为啥白军平非要做“又难又苦”的大灯笼?

  “大,有大的道理。”白军平说起了他的“大字经”。

#(图文互动)(3)“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白军平说起自己的灯笼笑得合不拢嘴(1月10日摄)。  新华社发(梁子栋 摄)

  这第一个“大”,是产业越来越“大”,要错位竞争。随着“藁城宫灯”名气越来越大,屯头村逐渐形成了宫灯产业聚集区,带动了十几个村庄5万多人从事其中。白军平说,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他想在超大灯笼上蹚出一条新路子。

  这第二个“大”,是需求越来越“大”,看好“大的趋势”。白军平说,他做灯笼40多年,最早的时候是做些小灯笼,骑车赶集卖给小孩子当过年玩具。后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城市小区、街道过年挂灯笼的多了,就做起了景观灯笼,他还曾开着农用车去山东、天津等地推销。

#(图文互动)(4)“灯笼大王”有本“大字经”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白军平在家中赶制灯笼(1月10日摄)。 新华社发(梁子栋 摄)

  白军平说,现如今,国家发展越来越好,高楼大厦多了,大商场多了,过年时,一些商家愿意挂超大号的大红灯笼装点门面,吸引客人,人们也乐意看个新鲜,“这两年,订做超大灯笼的客户越来越多,要的个头也越来越大。”

  还有一个“大”,就是“想法”越来越“大”。白军平说,越是年纪大了,越是想把宫灯的手艺发扬光大。他想,他制作的超大灯笼挂到哪,“藁城宫灯”的名气就会传到哪,“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中国气派和中国年味也就带到哪。

+1
【纠错】 责任编辑: 周楚卿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福州:春节临近 年味渐浓
福州:春节临近 年味渐浓
巡山扫石护春运
巡山扫石护春运
甘肃张掖:排练社火迎春节
甘肃张掖:排练社火迎春节
雪原上的铁路检修员
雪原上的铁路检修员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464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