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2019-06-28 15:33:2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图文互动)(1)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云服务小镇”内的企业员工在开早会(5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新华社哈尔滨6月28日电 题: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新华社记者韩宇 王君宝

  从北京坐约10个小时高铁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再转两个小时绿皮火车来到泰来县,河北出生、在北京打拼多年的丁宝生,不走寻常路,在这个偏远的小县城里安了家。

  泰来县地处黑、吉、内蒙古三省(区)交界,是一个人口不到30万的小城。从2017年开始,该县依托“云服务小镇”项目,大力发展“云服务产业”,不仅把本地年轻人留在家乡就业,还吸引许多和丁宝生一样的外地人才到泰来,为县域经济发展摸索出一条新路。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图文互动)(2)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云服务小镇为激励年轻员工设置的“十佳岗位明星榜”(5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无中生有”培育“云产业”

  在26岁的刘国静眼里,大专毕业后在泰来县做商场营业员不失为一份好工作。但结婚生子,她失去了这份“好工作”。在工业基础薄弱、以农业为产业主体的泰来县,再想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不是易事。

  2018年3月,刘国静在朋友圈看到一家大型保险公司的招聘广告,这家企业落户在泰来“云服务小镇”,这样的企业在泰来县并不多见。

  刘国静的好奇在泰来县电商办主任才红这里得到了解答。据才红介绍,2015年泰来县成为第二批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在探索县域电商发展过程中,泰来县了解到传统咨询、客服、存储等网上业务已经摆脱地域限制,从南方逐渐外包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北方部分县市,便抓住机遇,于2017年底招商引资,开始打造“云服务产业”。

  泰湖边的一座五层橙红色建筑,被命名为“中国泰来云服务小镇”。中午时分,很多年轻人进进出出,楼内上千个工位上电话响个不停。这座大楼于2018年2月建成,进驻了包括保险、电商、电信等领域6家企业,提供座席1200个,主要开展呼叫、客服和存储等业务。

  刘国静成为这里的第一批保险销售员工。“隔行如隔山,但经过培训,我和其他年轻人都慢慢找到了感觉,工资也快速提升。”

  2018年,“云服务小镇”产值达6324万元,2019年预计产值将达到1.5亿元以上。一户企业已将总部迁至泰来县,一批外地员工在泰来安了家。目前“小镇”二期工程已投入使用,正在向乡镇进一步延伸。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图文互动)(3)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丁宝生在和同事讨论工作(5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组合拳”让小县城“云”上有名

  泰来县泰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白宇明看中了泰来县发展“云服务产业”的潜力,把公司从哈尔滨搬到泰来。“当地紧扣企业面对的现实问题,不断出台鼓励‘云服务产业’发展的举措,不断改善营商环境,这方面必须点赞。”白宇明说。

  “进了泰来门就是泰来人”,这是泰来县在招商引资时的承诺。泰来县电商办“云服务小镇”一期负责人徐丽丽介绍,泰来成立“云服务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在企业注册、审批等方面提供领办服务,压缩时限,“小镇内最大的企业从确定合作意向到实现营运,只用了44天。”

  效率并不是白宇明独为看重的。“我这些桌椅、电脑都是政府免费提供,一下子省了几百万元的成本。”在哈尔滨打拼多年,白宇明在泰来实现了低成本创业。

  为节省企业时间和人力成本,当地政府帮助企业进行招聘,“基本上入驻后企业只需要培训员工即可营运。”徐丽丽说。

  为让更多的“白宇明”在泰来安心发展,当地在发展“云服务产业”过程中,按企业对地方财税贡献的70%给予3年奖补,总部迁入泰来的按90%给予奖补,入驻“云服务小镇”的公司享受办公场地租金3年全额补贴。

  在前不久举行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泰来县又与5家“云服务”企业签署了战略性合作协议。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图文互动)(4)生长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东北偏远小城发展新兴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

  来“云服务小镇”应聘的年轻人在填写资料(5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云”上青年有“账”可算

  “若没有小镇的招商引资,我也不会来。”一年多前,丁宝生还在北京做着培训主管,企业在泰来县开疆拓土,让人才流入东北小城成为可能。“刚开始是因为好奇,但之后我拿着与北京差不多的工资在泰来生活,幸福感就上来了。”丁宝生说。

  姜琳琳和丁宝生有一样的感觉。她毕业后在浙江义乌做了一年多外贸,于去年初回到家乡泰来,成为小镇里一家企业的电话销售。她说这里的带薪年假、上升渠道、五险一金等待遇对她很有吸引力。“工资和外地一样,我回来也能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没有过去压力那么大,还能陪在家人身边。”

  目前“小镇”内企业在岗员工平均年龄为27岁,月平均工资3000元,最高可达万元以上。

  “云服务产业”不仅为泰来带来可观产值,还促进了当地就业,拉动了当地消费,促进了其他行业发展。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一堂禁毒课
上一堂禁毒课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60091124684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