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吉元兵新生记
2019-06-06 15:23:1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西安6月6日电  题:吉元兵新生记

  新华社记者张斌

  吉元兵家住在山顶,站在门前向外望去,群山连绵,视野开阔。但在过去很多年间,他大多是蜷缩在自家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侧屋里,一张床,一瓶酒。

  吉元兵今年50岁,他的家位于秦巴山区的陕西省旬阳县金寨镇寨河社区。记者日前采访见到吉元兵时,他正在家门前一片田里补种烤烟。“把死苗拔掉,新苗种上,还来得及。”为了抢时间,他清晨五点便下了地。

  种植烤烟是旬阳县农户的主要产业之一。一亩烟叶可为当地群众带来大约2000元的净收入。但几年前,吉元兵却“看不上”这个产业。“娃娃要上学,母亲又患病。”吉元兵说,“日子穷得没办法,后来媳妇也离家出走了,感觉没啥活头,不想动弹。”

  他家最值钱的是一台600元的压面机和一桶自家做的甜秆儿酒。平日里,老母亲用压面机自己压面条吃,吉元兵则守着那桶酒。可一旦喝醉后,母亲就成了吉元兵撒气的对象。邻居看不过眼,前去劝解,被吉元兵呵斥而退。

  看到嗜酒如命的父亲,吉元兵的一双儿女就算放假也不愿回家。

  老乡劝不动,儿女管不了,这难住了社区支部书记陈先位。

  在和镇上以及社区其他干部商量后,大家决定对吉元兵进行道德评议。

  道德评议是旬阳县探索利用德治、法治与自治“三治融合”进行扶贫扶智的主要做法之一。

  “在乡村社会,名声很重要,因此道德评议往往作用最显著。”金寨镇党委副书记石全林说。

  这次评议规模可不小,“三治融合”的主要人员——镇上领导、社区干部、驻村干警、镇农技干部,还有老乡们都来了。

  这是吉元兵难得清醒的一天。

  “人家带话让去社区,我也不知道去干啥。”吉元兵回忆说,“一进屋,坐满了人,我被安排坐在会议室最前面,社区主任先发话,后来才知道大家是要批评教育我。”

  吉元兵至今记得大家评议他的话:

  “打骂老母亲,你就是忤逆不孝,是犯法。”

  “再这样下去,等你老了,你儿子肯定也打你。”

  “你这样过日子,以后谁敢嫁给你儿子,谁敢娶你姑娘。”

  “种不了烤烟我们可以帮你,但是你得先把酒戒了,你看你喝得都没人样了。”

  ……

  干部和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有时候话虽糙,但都是真情。

  “真的,句句都在理,咱不为自己想,还得为娃着想,你说是不是?”吉元兵说。

  评议会结束后,陈先位又追着他,一路到家里。“一是怕他想不开,二是私下看看他还有啥想法。”陈先位说,“评议只是开始,把人心打开了,关键还得再把他激活。”

  得知吉元兵“想种烤烟但又不会”的问题,陈先位立马许诺:“种植技术和烤烟技术我都找人教你。”

  没过多久,烟苗就送到了吉元兵家门口,在村干部的帮助下,他开始在门前屋后种上了烤烟。

  “去年一算账,净收入有2万元。”拿着这些钱,吉元兵开始一点点拾掇早都盖好的房子,还给母亲买了一台大电视。

  这个电视摆在堂屋正中间,这是吉元兵多年来给家里添置的唯一一件家用电器。

  曾经一天喝2斤酒的吉元兵,如今滴酒不沾,就算谁家有红白喜事,他也会拒绝喝酒,态度很坚决。

  例外是,去年,陈先位来到他家,看到吉元兵快装修好的新房,高兴之余,提议他干一杯。“那一次,也就喝了一口。”吉元兵强调说,“就一口。”

  看着以往昏昏沉沉的父亲逐渐像变了个人,在河南一家公司上班的儿子开始打电话经常问候父亲,远嫁江苏的女儿也开始招呼父亲忙完农活后,到江苏去看看。

  “吉元兵现在对你好吗?”记者问。

  “好,好……”吉元兵的母亲一直重复着“好”这个字,眼里满是激动的泪水。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佳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脚踏实地迎高考
脚踏实地迎高考
“中国最美小鸟”现身大别山
“中国最美小鸟”现身大别山
芦爱玲:匠心传艺的“香包奶奶”
芦爱玲:匠心传艺的“香包奶奶”
生态中国·灵秀姑苏醉江南
生态中国·灵秀姑苏醉江南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592099